关闭一级导航
添加微信号,可微信下单

添加微信号,可微信下单 添加微信号,可微信下单

打开一级导航
放大字体 字体大小 缩小字体
上一篇 上一篇 下一篇 下一篇

茶郊与妈祖

文章出处:台湾茶网
文章作者:夏鑫
文章标签:历史
字数统计:4672 字 文章访问量:167

  台湾后起的茶人茶客,依然可以在台北火车站下车,沿着「后驿」延平北路往北,过了长安西路之后,看到右手边早年誉满宝岛的「狗标」服装店时,转进左手的巷子,是窄窄的、短短的甘谷街。这里是台湾茶业起家之处……
  「唐山过台湾,心肝结归丸」,这句话说尽了早年来台的汉人,扁舟横渡黑水沟的恐惧。对于只身逃荒入台,「无某无猴」的「罗汉脚」而言是如此;对于应聘而来的建筑师傅、木工、石匠、画师,甚至前来设塾教学的三家村老夫子,也是如此。当然了,约翰·陶德从安溪招募而来的茶工与茶师傅,也没有两样。
  种茶与作茶,比起其他作物,算是相当技术密集的行当。茶种从安溪来,茶人也得从安溪来。茶之为「业」,自约翰·陶德以降·就着眼于大规模的国际贸易,是一项资本密集的行业。短短十五年内,从大稻埕向四面八方走去,满山遍野都植满茶树,一直深入到「蕃界」为止。约翰·陶德在引入乌龙茶种之后,随即又在艋胛设立精制茶厂,从种茶、採茶、粗制,到拣枝、烘焙的精制过程,都需要大量的技术密集的劳动人口。
  「茶饭好吃」,工资厚、利润高,形成一个强大的磁场。马偕医生写的《台湾遥寄》书中提到,每年有一两万安溪人从厦门来台经营茶业。当时的採收与制作,从清明到秋分,一口气要忙半年。安溪的茶人便按节令,看来冬返。有些人甚至就在大稻埕定居下来。
  安溪并不临海,离厦门还有近百里路。茶工和茶师傅一行络绎于途,「既期待又伯受伤害」,走得愈靠近海心里就愈不踏实。幸而妈祖林默娘的神迹和传奇故事,逐渐在人群中扩散,形成有力的抚慰。他们来到港市,鱼贯进入妈祖庙顶礼膜拜,讨个香火挂在颈上;等平安过了黑水沟,踏上台湾岛,孺慕之情涌现,便成了妈祖虔诚的信徒。
  安溪茶人渐渐在台成家立业,发达起来,寄挂在「茶郊永和兴回春所」里的香火,不足以承载他们对妈祖的感戴,和一别数月的怀念之思。于是妈祖另塑金身,分了香火,也随着茶人横渡黑水沟,来到这新的应许之地,接受众多善男信女的晨昏侍奉。


当初庇祐茶人来台,百余年来看尽台湾茶业兴衰的「茶郊妈祖」金身,目前供奉于台北市茶商业同业公会。

  百年之后,台湾后起的茶人茶客,依然可以在台北火车站下车,沿着「后驿」延平北路往北,过了长安西路之后,看到右手边早年誉满宝岛的「狗标」服装店时,转进左手的巷子,是窄窄的、短短的甘谷街。往前不远,左边一栋「台北茶商业大楼」。请上六楼,按铃后推门进入「台北市茶商业同业公会」办公室。行礼相询,公会任职的小姐,会奉上茶水一杯,引你到隔壁房间,那儿端坐着「茶郊妈祖」的金身。每年农历九月二十二日,相传茶神陆羽生日那天,是茶人祭祀妈姐的日子。
  公会大楼的所在地,就是北台湾外向型国际贸易发源地一大稻埕。公会的前身,就是一百多年前,业者组成的「茶郊永和兴」。
  「茶饭」果然好吃,安溪的茶入发迹了,运台湾特产的乌心石回本乡起厝,再运福州杉到大稻埕盖屋,海峡两岸各置华厦,妻妾若干,并染上阿芙蓉癖。茶馆四周酒家妓院林立,茶界豪客一掷千金面不改色。当然他们也在茶郊设了「回春所」,供专业的茶师傅往来落脚,代为仲介工作,施粥施药,甚至为死难的同乡茶人设了供奉的牌位,和妈祖并列一起。如今在公会大楼,安放妈祖的香案上,回春所的前辈茶师牌位,依然摆着,同受四时香火。


过去外销包装用的茶箱,竹片编制,外覆麻布。

  茶味应是清香甘醇,只是掺粉造假之后,不免苦涩。台茶的勃发,挑动汉人蜂涌竞逐的群性本能,加上洋人在印度半岛和爪哇,兢兢业业地研究开发,台茶免不了面临巨大的压力。在一个半世纪以来,茶郊已成公会,妈祖依旧在,只是我们在百年之后,偶尔触动良知,仍应努力思变。不只针对茶业,是指整个台湾。

关闭联系菜单 关闭联系菜单